您的位置::星摩娱乐网 >> 最新文章

太湖暗藏大污染源微利企业违法排污严重影响居民饮水安全裘盛戎黄中原

时间:2019年10月22日

[会商宝纸业网导读]4月初,浙江临安市市民反映,位于该市天目山太湖源水系上游的部分工业企业违法排放工业污水和废气,造成流经水域和空气污染,严重影响了水系流域内居民的生活饮水等安全。

4月初,浙江临安市市民反映,位于该市天目山太湖源水系上游的部分工业企业违法排放工业污水和废气,造成流经水域和空气污染,严重影响了水系流域内居民的生活饮水等安全。

太湖源镇位于临安天目山南麓,距杭州市区50公里,素有"小九寨沟"之称。然而,在绿水青山环抱之下,造纸、电镀、纺织、照明、化工等企业暗藏其中。这些企业规模不大,产生的工业污水和废气却不少。

据临安太湖源镇浪口村村民介绍,太湖源镇水源的污染由来已久,近年来尤为严重。浪口村村口的南苕溪几年前还能见到活鱼,如今南苕溪局部水流已呈深绿色,溪中的鱼儿已不见踪影。本报记者在现场感觉到,青山绿水间的空气并不清新,有刺鼻的异味。

据了解,太湖源镇位于苕溪上游,为重要水源地,向北一路延伸至湖州,由湖州入太湖;另一路延伸至杭州,由杭州入钱塘江。太湖源头的污水排放和治理,直接影响浙江北部、江苏南部的水系水质。

2011年6月5日,杭州余杭区曾发生过苕溪水污染事件,缘由为临安青山工业园区企业违法排污,导致余杭和杭州城北的水厂5天无法取水,成为这一区域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饮用水危机事件。

据现场观察,苕溪上游的饮用水源周边,有电镀、化工等企业的工业污染;另有矿山开采、农业畜禽水产养殖等,也是"水安全"的隐患。

小企业造成大污染

临安太湖源为峡谷地形,道路两侧有不少企业散落于村庄之中。

据太湖源浪口村村民介绍,位于东天目山脚、水流上游的两家企业的排污问题尤为严重:一家是杭州临安天伦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另一家是浙江天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据了解,"天伦企业"成立于1994年,主要经营范围为五金制造、电镀加工。"天松新材料"创始于1990年,主要从事粉末涂料用聚酯树脂的研发与应用,2010年1月由某上市公司投资控股。

当地村民说,此前已经向"天伦企业"多次反映过污水排放的问题,"天伦企业"也表示会将污水运走,但村民仍发现该企业会在半夜将污水"偷排"至附近溪流中。因违规排污,"天伦企业"已被环保部门处罚过多次,并要求整改。

天伦企业并非没有污水处理设施,但因企业效益低,污水处理的费用还抵不过经营收入。浪口村村民告诉记者,"天伦企业的污水处理池是做给环保部门看的。"记者发现,天伦企业沿途溪流两侧靠近水源的植被大多枯黄至死,而远离溪水的植被则正常生长。"天伦排放的污水,影响到下游田村、青云、浪口、溪口等六七个村数万名百姓的饮水。去年夏天我们村里有人下水嬉戏,结果皮肤红痒,医生说是水污染的原因。"天伦企业与浪口村相距数公里,可见水污染的危害。

据临安市环保局副局长金辉介绍,去年,杭州市对天伦企业做了一次环境监察,临安市也查了一次,对该企业的两次监察共计罚款50万元,并对违规操作的工作人员采取了行政拘留措施。"这个企业污水处理设施是在运行的,但设计能力和生产能力不匹配,导致废水溢出来。"据金辉介绍,天伦企业目前仍然处在整改期间,允许"试生产"。

村民反映,尽管经过一系列的罚款、整改等措施,但污染问题并没有得到最终解决。这些企业大多是规模较小的化工、电镀企业。像天伦企业一年的税收只有几万元,但其对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却难以估算。

地方治污存在三大难题

事实上,临安市环保局在治污方面一直在想办法,比如对辖区内的28家电镀企业采取关闭、合并、整治等措施。目前,临安市环保局已关闭了其中8家电镀厂,并对另外8家电镀厂进行合并,整合成1家,以整合生产资源,减少污染排放。

同时,临安市环保局还计划通过"规范一批、提升一批、淘汰一批"的"三个一批"手段,逐步减低污染企业在当地所占比重,减轻排污造成的影响。

临安环保局金辉副局长透露,对居民反映污染严重的天伦企业,也已在2012年2月份将该企业的搬迁方案发给太湖源镇,由镇政府提交方案。希望能在十二五、十三五期间将此类企业外迁。

金副局长表示,地方治污眼下凸显三大难题。

难题一:企业产能增加导致排污量上升

据了解,天伦企业原来是手工生产线,生产能力不高,到上世纪90年代升级成半自动生产线,最近五六年,再次升级,改成全自动生产线。生产能力的增加直接导致排污量上升,而原来的污水处理能力跟不上产量的增加。不少企业与天伦企业情况相似。

难题二:整改难见成效

尽管临安市已对辖区内多家污染企业多次采取整改措施,但整改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原因在于电镀企业、化工企业所属的行业均属高污染行业,无论怎样整改,都无法排除由电镀企业带来的重金属污染和由化工企业带来的废料、废气、工业冷却水污染。行业属性不改变、经济结构不改变,整治只是治标不治本。

难题三:搬迁难觅土地

据金副局长介绍,去年给到临安市的工业用地土地指标是900多亩,这900多亩土地指标中,有56%的土地在规划中要用来建科技城,剩下的土地才被用来安置其他企业。由于土地指标紧张,这些高污染企业有心搬迁也难觅土地。

浪口村村民称,他们希望政府部门的监管措施能保持长效,把造成污染的企业尽快搬出该地区,从而保障天目溪、苕溪沿岸村民的用水安全。

"运动式的治污肯定不行。政府应该从长计议,从区域功能定位、产业结构调整的角度,来治理环境污染。"金辉说。

陈曦医生预约挂号广州中研白癜风

李兆基医生预约挂号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

罗岩医生预约挂号北京华尔医院

吴亚平医生预约挂号成都西南儿童医院

田雨贤医生预约挂号北京首大耳鼻喉医院

李江波医生预约挂号成都神康癫痫病医院

张速勤医生预约挂号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

男科

友情链接